「もっと一人前になれ!」

当自身并不信任对方,却(感受到)被对方而信任时,心里会如何作想?


……大概这就是到目前为止小叔的心态。


本身我没打算比较较真地讨论这个问题的,决定顺其自然顺水推舟顺坡下驴(……)地忽视它。

发展成什么模样听天由命。

都怪吱兄【喂】


凛雪鸦低吟一声,道:“此时不正该轮到殇少侠大展身手,拔刀相助?”

在自己并不信任对方的前提下,(感觉上)被对方视为“可以托付身家性命”的存在时,正常人类对于此类刺激的应激情绪中我最先想到的(……)是困惑、负疚,以及行为上的正反馈趋向。

如果改成

凛雪鸦调侃道:“此时不正该轮到殇少侠大展身手,拔刀相助?”

……谁管你丫...

大致算了一下,每回3000上下,全文起用了三章,事件起又三章,第一回转折到现在两章……

想了想节奏把握问题,后面是这么个考虑:

下一章讲完下一个转折点(要是直接说是大姐头身世……会不会太好猜了?因为可选项太少了啊!)

10-11章冲突一,然后12过渡(喘口气……)

13转折三

14冲突二

15-16冲突三

17尾声

两个数字代表一下相对长度……我这种强迫症最后不一定按这个分

要是连这种安排都不做的话可能会像上次一样节奏失调。
这回的努力目标是做到张弛有度!

螺旋上升,曲折前进!(不)

(´△`)前提是……我能写完(。)

相见欢【08】

感觉月底之前【绝对】写不完,我很绝望。

民俗考,RIO冷漠的小雪,假装冷漠的小叔。

说要818叔,结果变成了818小雪。

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。

一二三四五,上山打老虎。老虎没打到,打到小松鼠。

史上最严重的错觉,就是以为自己能周更。





待续。


经过上次那个图,吱兄大概已经懂了我的换人操作……。

要开始撒狗血了。如此没有CP氛围在考虑是不是该把CPtag全部删掉。

依旧求评论,求评论,求评论。

暴打老虚。

假设你说的是场面话。

直接点我们还能当朋友(不)

「虽然做出了符合想象的故事,但是读完之后余韵不太好」

是说屎臭吗(你

「全部由我一个人来写的话作品发展空间会变得太狭隘」

那也不兴往粪坑发展吧(。
哦不,沼气池。

不给你寄刀片了,告诉我你这是客套话呗?

吱兄可能是全世界唯一把我捧上天的人……✧٩(ˊωˋ*)و✧(你够)
配合吱兄的原文才知道我在胡咧咧什么!
  

吱兄不猜的,就都是不重要的。(等等)

吱式催更=吱兄激酶,Zhikinase(再等等)

>>>>
  
因为吱兄还对我后面的发展有所期待所以就、不给吱兄剧透(柴犬.jpg)

捂得最严实!

ヾ(*ΦωΦ)ノ为了回抱(报)吱兄对我拼了老命(不是)的激励,我就!不!捂!了!

………………少捂点儿?
|・ω・`)忘记自己想写什么的情况居多!!吱兄有魔力!!我不写大纲!!(等等)

 
 
【...

相见欢【07】

本章讲了个让殇凛强行组队而叫小叔师父强行脱队的情节。

顺便损了一把小叔恐高。

顺便让小雪OOC了一回,强行上哲学课告诉我们不要对人物实行OOC大法的道理。

想写的梗(1/5)



次日开始,三人便离了古道,翻山而行;三日后,至瀫水畔。

正值梅雨时节,自打翻山到了背阴侧,绵绵细雨便不曾歇过。三人随身皆未携带雨具,虽说这点小雨还远不到影响行程的程度,一直淋着也实在烦人。凛雪鸦看上去却似乎不疾不徐,雨势涨了就唤他们到树下小避,雨势见消就蹚水而行,与其说是身负要事,更像是漫无目的地游山玩水。

他们在平坦地段靠近江边,由于连日阴雨,江面泛滥,狭处竟也足有百余丈宽。举目四望,沿江...

相见欢【06】

啊啊啊啊忘了祝自己和吱兄面基一周年!!切腹!.jpg

——————

擅自捏造世界观……我去切腹。

稍微加了一点点心理活动,画风突变……切腹。

两个熊孩子(不)

想要每次都有新进展……结果给自己挖了个大坑【。】
  
   

据凛雪鸦所说,他们此行计划乃是先沿南山古道一路西行,北上渡瀫水后,到了东阳,便离目的地不远了;到时再寻访一番,应有所获。


“那把剑是个什么来头?”殇不患把拾来的干柴往地上一扔,问道。

日头西沉,他们已走完一日行程。由于附近并无城镇村庄,三人便寻了个靠近水源的避风处安顿下来。甫一坐下,只见...

相见欢【05】

彻底改名字了噢耶。已经不会写东西了。角色不对劲儿了告诉我。

本章坐实了以刑亥篇为前提原作里混淆视听的小雪。


晚饭过后,三人便相互分别,各自回了屋。

殇不患就着柔软床榻伸了好几个懒腰,才从床上翻身而起。草垛兽皮虽然不差,但总比不上高床软枕来得舒坦。他看了眼自己先前解下放在桌边的剑,约莫着差不多是时候了,就掩了门走出去,避过他师父敲开了凛雪鸦的房门。

凛雪鸦仿佛对他的到来毫不意外,以颇为寻常的口吻问他道:“殇少侠此时造访,是有话想说?”

“呃。”早在晚饭之前殇不患就决定了要来这一趟,只因他想问这人之事早就积了一箩筐。结果这般开场仿佛被占尽先机,反倒让他不知如何开口。

看凛...

这其实是个群宣。

梗来自第十话。

总之就是这么个神经病盘踞【指我】的地方。

吱兄是风纪委员。

有缘的进来看一下吗。

没有人一起蹲东离侃大天,我们两个要寂寞到死了。

群号如下



“大夫!东边儿床位的脑残片儿又不够了!”

相见欢【04】

阅读预警不写了。不太懂我在作什么死的请往前翻。

本想捎带着后面一起930发,还是决定听吱兄的先发,930单独发后半部分。

这几回可能是刑亥篇ver凛雪鸦活跃的日子。

擅自捏造了个大姐头的形象,姓娄是为了致敬赤龙战役里老虚的角色,如果看过,那可就是天大的剧透了。

鸾字专门写成繁体感觉自己很贴心



那之后一连数日,凛雪鸦再未出现。转眼便到了信中约定之期。

殇不患也并非未想过就此卷铺盖走人。反正他身无长物,随身携带不过一只带着酒臭的水壶和一柄锈得掉渣的破剑,绕过这座城投身他处并不需要七日。

然而那信上却还撂了若他不赴约,迟一日便杀城中一人之类的狠话,便是悬剑于他头顶之上,谅...

1 / 5